党氏新闻

【党氏网新闻】党姓典故、趣事——党氏祖先的由来

2017-06-01 14:56:30 来源:本站原创 浏览:
陕西省朝邑县(后并入大荔县)的沙土地,因久旱无雨而于裂,寸草不生。第二年(元朝至顺二年,1331年)的三月,青黄不接的难民们纷纷逃离朝邑家园,四处求生。逃荒人流中,有个叫党恕轩的壮汉,拉着饥饿多病的弟弟,在父母坟前跪拜一番之后,朝东北方向而来。 

 

  兄弟俩沿路乞讨,饥肠辘辘,且人多争食,挤不到锅边。恕轩的弟弟不小心碰了一个客官的饭碗,将米汤倒在地上,遭到客官的唾骂:“眼瞎了!挨刀的!你给我赔!” 恕轩正端了一碗米汤出来,看见客官正骂弟弟,一阵心酸,便将饭赔给客官,作揖道:“客官,请原谅,我弟不小心碰了你,请吃这碗好了。” 恕轩兄弟干瞪着眼,让客官吃了自己买的那碗粥,肚子更饿了。弟弟忍不了,便爬在地上,用手抓那洒在地上的米汤,连米带泥塞进嘴里。党恕轩领着弟弟继续向北走,过了合阳,来到百良塔旁,弟弟的肺病犯了,气喘难行,还出现阵咳,进而咳出了鲜血,瘫倒在地上,口中断断续续他说: “哥,我……不行了……你逃生路……吧,把咱党家的……香火……保……住……啊……” 弟弟断了气,恕轩痛哭一场,寄埋了尸体,做了记号,自言自语他说: “弟弟,你暂安息吧。等哥哥发了家,一定搬你的尸骨,也建一座这样的坟!” 

 

  党恕轩只身一人,背着个包袱,朝韩城县而来。天快黑时,来到大朋村,这儿是传说中的孟姜女哭长城的地方,村北边是魏长城遗址。他进了村,听见了啼哭声,又听见了锁呐声,一定是谁家的人去世了,过事哩。恕轩一想,对,到过事的这家去讨碗干饭吃,不会被拒之门外的。他寻哭声而走,看见门口挂着幡,门两边贴着白纸对联,便进了屋,将包袱往桌一放,坐在凳子上休息观看。端盘子的帮忙人以为他是客人,急忙端来了两碗米饭,递上筷子,说:“人多,顾不到,请自便。” 饿了两天的党恕轩,感谢这过事的家,感谢这帮忙的热情客人!他热泪盈眶地狼吞虎咽起来,一会儿功夫便将两碗米饭吃得干干净净,一粒未剩。恕轩吃完饭,提上包袱,向帮忙的打个招呼,急忙出了门,晚上睡在场边的麦积子内。天麻麻亮,恕轩下芝川,过八仙镇,毓秀桥,上死牛坡,下寺庄河,看见东边沿河一片绿色,夕阳灿烂,无风无尘,空气清新,好一派川道田园美景!他不想再北上了。便顺河东下,来到了这泌水河谷的北土崖下的“东阳湾”(即今之党家村小坡崖,又称吉家崖)。 当时,这东阳湾还没有人家居住,崖上仅有白庙(今之饲养室位置)一座。党恕轩夜宿在白庙内,第二天借了郭家庄一户人家的一斗谷子和一把撅头,便在东阳湾开垦河滩地,在北土崖边打了个土窑洞,定居下来。